张红丽:刻在德法两国的民歌印记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文/李一舟)

太原飞欧州,两个国家,两场演出,张红丽和杨志君“出走”了6天。

3月8日晚、10日下午,在世界著名的艾菲尔铁塔旁边、法国巴黎国立纪玫亚洲艺术博物馆里和德国杜塞尔多夫的顶级音乐厅,天朝?巴洛克音乐会正在上演,浪漫优雅的法国人,严谨求实的德国人,与来自中国山西的民歌演员张红丽以音乐的形式见面。

张红丽唱着一曲又一曲经典的山西民歌,身着山西设计师的服装品牌,在展示过家乡忻州的书法家、剪纸艺术家馈赠的作品后,一袭红妆,妖娆清丽地站在异国的舞台上,向世界传递了中国民歌、山西民歌、忻州民歌的独特魅力。

演出过程中,中外音乐穿插进行,既有《桃花红》《大红公鸡毛腿腿》《思乡曲》《圪梁梁》《一对对鸳鸯水上飘》《西口情》等山西民歌,又有意大利音乐家的《小调奏鸣曲》《福利亚》等西方乐曲,山西民歌与传统巴洛克乐器的完美契合,毫无违和感、熨帖、舒服、养耳的演出方式,受到了两国观众的广泛好评。

01 痴迷山西民歌的“天朝?巴洛克”

巴洛克,只是17世纪风行于欧洲的一种艺术风格,其华丽精制的音乐感觉,关注作品的空间感和立体感,成为文艺复兴时期之后,非常强调艺术家的丰富想象力的独特艺术风格。

法国里昂乐团,是一个演奏早期乐器的管弦乐团,每年要举办大约60场音乐会,以极具现代化和充满动感的巴洛克演奏方式而知名。

张红丽说,这个乐团,在全世界只找最有特色音乐的来做,之所以叫“天朝·巴洛克”,是他们对于我们中国这个泱泱大国的尊称。

上中戏时,这个乐团来中国挑演员,她曾参选过。

在表演的即兴戏剧《镜子》里,她饰演了“中国公主”,融入了戏曲、民歌等多种表现形式的到位表达,吸引了担任编曲的评委的苛刻眼光,自此开始了此后长达多年的合作。

期间,这个乐团为张红丽量身订做了全新版的《桃花红杏花白》,张红丽在“中国民歌春晚”里唱过,有些改动和调整,大气庄重,格调清新,旋律非常舒服。

2017年,双方在法国有一场以民歌为基调的合作演出,张红丽担纲领唱,她的戏剧演员出身和出色唱功,使她在演绎传统山西民谣、古典和现代音乐的时候增添一份独特韵味,一时间,中国山西的民歌之风在塞纳河畔弥漫。

此后,双方还在国内的山西、广西、云南上演。中法音乐家在同一舞台上,将欧洲音乐家的巴洛克作品和中国戏曲、民歌得以和谐交融。

02 那一刻,法国醉了

“满了天的星星,一了颗颗明,人了里头挑人就数妹妹你……”

3月8日晚8点,作为中法文化交流的《天朝?巴洛克》音乐会,在法国巴黎国立纪玫亚洲艺术博物馆里唱响。

这是个非常亚洲化的博物馆,里边所展示的物品全部来自亚州。

张红丽此番带出去的忻州书法和剪纸,以及去年带去的应县木塔,就被收藏在这里。她说,国人只要去了,山西人去了,忻州人去了,就会看得到自已家乡的东西。

演出期间,张红丽把从家乡忻州带去的礼品交给馆长时,馆长非常激动地表示,喜欢忻州,喜欢山西,喜欢民歌,喜欢这场音乐会,同时对张红丽的演出称赞不已。

演出由于受场地限制,观众不是太多,但这场以民歌为主题的中法音乐交流中,张红丽以熨贴贴的歌声惊艳了法国。

演出结束后,热情的观众久久不愿离去,她几次返场、谢幕。浪漫的法国人对于张红丽的声音和表演表现出了莫大的好奇:小女子,大能量,好,并对中国文化的博大精深竖起了大拇指。

“在里昴这座美丽的城市里,在距离埃菲尔铁塔特别近的这座博物馆里,当接收到剧场观众,以及一起排演的巴洛克团队的由衷夸赞时,我自豪了,为自已是一个山西人,更是一个中国人。”张红丽表示。

03 德国,莱茵河畔的民歌之声

3月6日至11日,张红丽是在德国度过的。

爱人杨志君仍然是绿叶兼任“护花使者”、后勤服务等职,当然,在唱《圪梁梁》时,只有夫妻俩登台后呼应对望,才更有民歌对唱中哥哥妹妹站在对坝坝的那个山峁味道。

10日晚,在杜塞尔多夫顶级音乐厅Tonhalle,来不及欣赏莱茵河畔的旖旎音夜景,开始了与异国音乐家的联袂演出。

巴洛克音乐节奏感强,旋律多样,比较注重曲子的起伏、力度、速度变化。山西民歌热情悠长,嘹亮高亢,有着浓郁的乡土气息。

剧场两千余座位,几乎没有空着的。张红丽和她的单位——山西华夏之根艺术团传统的晋剧乐队,与使用着最传统巴洛克乐器的里昂乐团一起,使欧洲音乐家的巴洛克作品和中国的戏曲、民歌碰撞出了新的火花。

演出现场并没有字幕,张红丽在演唱《思乡曲》《一对对鸳鸯水上飘》时,观众席里开始有观众在拭去眼角的泪珠。

随团翻译事后告诉她,你知道么红丽你有多厉害,把好多人给唱哭了,观众虽然听不懂你的词,但他们被你对音乐的感觉,感动到了!

张红丽接受本网记者采访时也说,自已在谢幕时也看到了那些动容的观众,连她自已也纳闷,这些异域的人们,他们,能听得懂么?太意外了。

她告诉记者,音乐真的是无国界,太伟大了,不仅文化得以融合,而且能使人和人的灵魂都融合在一起,感觉太奇妙了。

“静静的音乐厅里,只有时时爆发的掌声那一刻,我才深刻地感受到音乐是真正的没有国界的东西,原来山西民歌也可以这么好!”年轻的张红丽表示,虽然语言不通,但是通过音乐交流,却能感知对方,这正是音乐魅力的所在。

“中欧音乐家,将巴洛克作品和中国传统音乐同台演出,既是一种创新,又是对于经典的致敬。”张红丽说。

04 归来,收获有,遗憾更有

张红丽说,此行对她和爱人来说,是一次重中之重的出巡,意义非同小可。

这一次的跨国演出,在她看来,实现了真正意义上的文化融合,而不只是简单的文化交流。因为,这样的一种艺术张力和表现力,以及通过两国艺术家的共同演绎、水乳交融,更进一步的意义在于两种文化在一起朴素碰撞后形成的一种新的艺术式样。

张红丽爱人杨志君也说,因为在欧洲,观看演出的都是本土人,蓝眼睛、高鼻梁,华人很少,所以,这些欣赏过小夜曲的欧州异域人,能够为山西民歌、为中国一位普通的歌唱艺术家捧场,可以说是一次真正地让中国民歌走向国外的践行。

当惯了绿叶儿的杨志君,骄傲地如此评价媳妇:“红丽真的是太强大了,再大的舞台,她都能压得住场子,只要她往台上一站,气场立马就有了。”

对此,张红丽也非常感慨,此次受邀,全程都有德法两国方面安排,虽然自已也要对接各种,但一旦有了接应,事情的办理明显要更周全些。

她认为,真正意义上的国粹、真正的艺术,比如山西民歌,完全能够融入西方社会之中,登上主流音乐的殿堂不是没有可能。所以,这样的文化输出,已经突破了交流,希望能够成为一种全新的中西合作艺术样式和模板。

虽然因为个人身体方面的原因,但并未影响发挥。此行,张红丽越加希望山西民歌有所发展,也希望有更多的人来演唱,以增加传唱度。同时希望有更多更好的作品、更好的曲作者和词作者,将古老的民歌重新整理、改编、配器,当然不能失了本色,不能丢了原来的东西,所谓既要继承,又要发扬,那样的话,山西民歌的春天会真正到来!

05 后记

从3月6日起,省城太原飞北京,转道香港,抵达巴黎,至3月11日返回,经过数次的飞行、转机、等待、排演,张红丽基本上没歇着。

原本非常好的身体,在舟车劳顿、日夜兼程的行走中,已经极度疲乏。承载不了太多时,发生状况便成了必然。在法国机场,离家时已经查出有孕在身的她,抱着侥幸,坚持沟通,坚持排练演出中的各种可能,终于,她人生的第一个小生命因为此次繁忙的演出交流而搁浅。

写到这里的笔墨有些沉重。其实,记者只是随口问及她说,看见杨志君发的短视频里,闪过一个红丽在输液的镜头。

张红丽哽咽地说,老师别写这些了,有些伤心。不过她转而又说,是有些累并痛的遗憾,但是,也只能面对并接受了。

眼下,在娘家休养的红丽,仍然不空过每一天。不敢太多发力练声,只有悄悄地哼,同时享受着父母亲的精心照顾。

她说,下一步还得准备和巴洛克团队赴新加坡、台湾的演出,自已还得细心准备。

如此,除了一起祝福并关注她,还能有啥?!

祝福你,风一样的女子!(完)

上一篇:日本战败已成定局,为何美国还要投掷原子弹?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